非洲的经济“崩溃”背后 加密货币已成新战场

不可否认,在全球经济发展的大环境下,非洲近年的经济和互联网都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非洲的经济发展却从来没有踏上快车行列。缺乏独立的货币政策、严峻的通货膨胀、外债积重难返、武装冲突持续不断,积贫积弱的非洲在寻求救赎的路上却再陷泥潭。

如今,非洲已成为加密货币的新战场。

根据社交媒体管理公司Hootsuite和全球机构Wearesocial的《 2019年全球数字年鉴》,加纳和肯尼亚等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拥有加密货币的用户数进入了世界前45名,这些国家的大量人口都持有比特币等加密货币。

新一代的非洲人将购买虚拟货币作为投资工具,少数的非洲人则以投机方式利用加密货币获利。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利用加密货币来解决金融需求,例如利用加密货币转移商品、服务和资金等。

 

法币崩溃,非洲民众不堪重负

 

曾酝酿过古埃及文明的非洲,在数百年的殖民入侵与压迫下,发展被无限期地打乱与延缓,局部地区的发展甚至处于停滞状态中。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全球经济增长起伏不定,但非洲经济却保持了十几年的恢复性生长态势。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在2004~2006年间,非洲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曾一度超过世界平均水平。

尽管如此,连年的经济增长依旧填补不了非洲积贫积弱的基数漏洞。加之,非洲长期种族冲突、热带疾病丛生、工业化环境破坏、独立后政权腐败、人民自律不力,这一切使非洲成为全世界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地区,全非洲一年的贸易总额仅占全世界的1%。

 

公共债务债台高筑

 

非洲基础设施极其落后,经济发展还处在基础建设刺激经济生产阶段,然而非洲自身的经济增长能力无法承受高昂的基建费用,只能依靠求助于国际贷款,久而久之,非洲就形成了积重难返的公共债务问题。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2019年世界经济与金融概览》,在被归类为债务风险较高的国家或已处于债务困境中的国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占16 个。

债务的高筑,给非洲各国人民带来的是不断增重的纳税负担。据芝商所调查显示,当一个国家的总债务(包括公共部门债务和私人部门债务)接近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0%,金融危机便在这个国家扎根。而纵观非洲的一些国家,其债务比率接近甚至超过了这个风险门槛。

危机还不止如此,事实上,为了养活庞大人口,在粮食、糖类、食盐、柴油等一些基本商品进口中,一些非洲国家会给予直接或者间接补贴。如果该国债务沉重,这项补给将不得不取消,届时将会直接导致民众生活水平和购买力下降,进而引发社会暴乱。

 

严重的通货膨胀

 

近年来,石油油价的上涨导致石油进口国的生产成本直线上升,物价随之上涨。而在出口国,石油收入商务增加则刺激了国内需求,物价也应声上涨。而非洲既是重要的石油输出国,面对这种情况,一些非洲国家采取疯狂超发货币的方式来迎合国内需求,这直接导致了非洲严重的通货膨胀。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9月至2017年9月,南苏丹的通货膨胀率为102%。其他通货膨胀率达到两位数的国家还有埃及、加纳、马拉维、莫桑比克、尼日利亚、赞比亚和津巴布韦等7国,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通货膨胀率更是连年处在两位数以上。

以津巴布韦为例,该国的通货膨胀情况最糟的时候一度达到10000%,恶性通货膨胀掏空了津巴布韦百姓的财产,同时也拖垮了津巴布韦的经济。法币系统的崩溃既为津巴持续孱弱的经济埋下了伏笔,也透支了公众对整个银行系统的信心。2009年,津巴布韦实施货币改革,决定采用美元化的措施来挽救国内经济。

 

持续性的地域冲突

 

根据IMF 2019《地区经济展望》,进入2010年以来,非洲暴力抬头,冲突相关死亡人数迅速上升,2014年以来年平均冲突相关死亡人数约为14,000人。

历史不止一次地证明,冲突会给人类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也会在冲突过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阻碍经济的增长。持续性的冲突令非洲的公共财政问题变得更加棘手,其最终造成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攀升,进而破坏货币系统。

以石油大国尼日利亚为例,自1914年合并以来,尼日利亚的国内冲突从未消停过,导致21世纪的尼日利亚成为冲突、暴力的“大熔炉”,汇率也从2014年1月的1美元价值150奈拉贬值到2016年10月的450奈拉。

经济前景面临的下行风险,使得非洲部分国家的法币极度不稳定。在这些国家,持有本国法币意味着购买力的急速下降,而外汇、黄金等传统避险方式的门槛较高,不容易获取。这样的背景下,加密货币理所当然地成了非洲人最佳的避险方式。

 

寻找投机救赎

 

非洲人民正在崩溃的法币体系外寻求救赎的新方式。

有数据显示,非洲约有3.26亿成年人,而其中80%没有银行账户,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只有不到3%的人使用信用卡。虽然银行业务覆盖率极低,但是非洲的手机渗透率却超70%,这为加密货币的发展提供了前提条件。极为重要的是,非洲大陆存在的加密货币网站较少,这意味着,这里是加密货币一片天然待开采的领域。

2019年,南非加密货币持有比全球第一,约有10.7%的互联网用户持有加密货币,尼日利亚则以7.8%的排名位居其后。

而仅2017年,南非就涌现15家新成立的数字货币交易所。相较于政府发行的标准货币,加密货币用户可以支付较少的费用就能将钱汇至有互联网连接的任何地方,而不受政府银行等第三方干扰。目前,非洲加密货币用户平均每天进行1.7万次的比特币交易,相对2018年增长130%。

随着交易量和比特币价格的不断攀升,非洲的比特币挖矿行为也随之增加。据Coindesk报道,2016年加纳的一家名为“加纳Dot Com”的公司在该国开设了首批主要比特币矿场。今年,在南非一家名为Bitmart的实体矿场开业。

“我从2017年9月开始(在肯尼亚内罗毕)挖比特币,到目前为止,这是我试过最好的生意。”矿工格拉迪丝·拉布瓦(Gladys Laboi)这样说。

加密货币让非洲民众找到了自我救赎的方式,加密货币在非洲开始蔓延,继而影响到了非洲各国政府,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开始发展虚拟货币拯救瘫痪的经济。

今年11月,坦桑尼亚与俄罗斯签署了1.75亿美元的合约,付款将以加密货币Prizm进行。11月7日,据俄罗斯国家通信社塔斯社报道,突尼斯央行推出了本国货币Dinar(第纳尔)的数字版本“E-Dinar”。毛里求斯则区块链进行了沙盒监管的立法,允许区块链技术企业在非洲和印度市场经营,并展开区块链商业化应用活动。

此外,大部分非洲国家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政策仍是空白,非洲大部分地区仍然处于ICO无监管状态,这给当地的区块链发展留下了极大的发展空间,这也吸引了大批交易所及加密货币前去淘金。

在苏丹,大量与区块链关联的业务开始生根发芽,包括专注于区块链发展的公司Codexi, 以及挖矿企业 SG Mining,这家公司将黄金资产作为加密货币的储备。在肯尼亚内罗毕,BitHub Africa为开展区块链业务的公司提供咨询服务;支付及转账平台服务商bitPesa已经和60多家银行建立合作关系,并运营着7个移动钱包。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初创公司进驻非洲,大有星火燎原之势,一些巨头公司都已经在非洲设立了分部,如Consensys、Ripple和Rightmesh。

 

骗局丛生,非洲再陷泥潭

 

“非洲是比特币诈骗案的温床”。

非洲网络诈骗由来已久。

2012年,世界上最古老、规模最大的庞氏骗局之一的3M公司(马夫罗季全球储蓄罐)就已经进入非洲地区,并以50%的高收益吸引了大批投资者疯狂涌入,5年之后,3M创始人去世,平台倒闭,数千名肯尼亚投资者资产被套牢。

而在此之前,3M骗局还骗取了数千名南非人和尼日利亚人的毕生积蓄。

近年来,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诈骗案在非洲频发,这让非洲经济及非洲百姓陷入更为严峻的泥潭中。

让非洲人措手不及,难以分辨的骗局还有与3M公司有着相同诈骗手段的卡拉巴尔公司。卡拉巴尔公司将自己包装成比特币交易公司,所声称的30%利息回报让其一出现就受到了尼日利亚投资者的追捧。然而,这家公司仅运营了数周就倒闭了,有超过1000名民众的资产被洗劫一空。

类似的骗局在非洲地区数不胜数。

2018年,位于南非的比特币全球仅仅营业了两周之后就带着巨额的资金跑路了。

2019年,黑客控制了南非板球联盟的官方Twitter 账号并用它来大肆宣传骗局。

2019 年3月,巴西一家投资公司 Velox 10 Global 在运营一年后倒闭,成千上万的肯尼亚投资者血本无归,陷入绝境。

利用民众防范意识的薄弱以及政府的监管不到位,原本在其它地区失效的骗局在非洲地区重新找到了滋生的土壤。

非洲的问题是扎根多年的弊病。这片大陆所潜在的需求和能量,与加密货币本身所能解决的难题相互呼应,或许在创新式的应用之下,非洲能成为加密货币的下一个战场。

 

作者/Darcy 编辑/Never

运营/Harry 出品/星传媒

>>> 【买币首选】DragonEx龙网交易所,买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币简单快捷,现在注册交易手续费终身4折,每天现金分红 + 30%年化理财收益,注册并中级认证即可获得抽DT奖励(100%中奖),1小时内极速出入资金。

...

...

>>【8年老牌】现在注册Gateio比特儿交易所,即可享受一年内交易手续费9折优惠+糖果空投。

...

...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