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明:华尔街、硅谷、WTO和IMF正在衰落,硬科技发展成直接推手

12月20日,在2020数字科技年会暨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上,数字资产研究院院长、经济学家朱嘉明以《华尔街、硅谷、WTO、IMF的衰落与启示》为题进行了演讲。

以下为演讲内容精编,由巴比特整理发布。

大家上午好。首先,在开始我的主题演讲之前,我想问各位,在2019年即将过去的今天,如果让你们选择,2019年影响未来的3件大事是什么?

我的答案是:

第1件事是埃隆•马斯克的卫星发射计划,他在今年5月、11月、12月连续向离地400公里的空间,发射10000多颗卫星。天文学家们对此感到非常愤怒,因为这造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太空污染,给他们观测太空增加了困难。但这件事意义很大,改变了人类通讯的空间分布。

第2件事是Facebook在6月发布的Libra白皮书。仅仅一个白皮书,引起了全球各界的关注和讨论。因为Libra代表着在数字经济下一种新型稳定币的的构想和对现存世界货币体系的可能性冲击。

第3件事是Google在10月宣布实现量子计算的“关键里程碑”,包括最新的拥有53个超导量子比特的Sycamore 处理器,可以在200 秒内运行全球最强的超级计算机Summit耗时 1万年才能完成的计算,实现了“量子霸权”。尽管IBM对他们提出了质疑,但是,不管怎么样,量子计算被推到历史的新阶段,

判断历史事件的意义,不能站在当时来看,需要在若干年之后,判断此时此刻发生在你眼前的事情,是否还存在影响力?我认为这3件事,既是在明年、后年、3年、5年,甚至10年之后,依然是重要的。它改变了科技的进程,改变了经济形态和人们日常生活的基础。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进入今天的主题:华尔街、硅谷、WTO、IMF的衰落与启示。我选了4个具有象征性的符号,华尔街代表的是资本,硅谷代表的是科技和风险资本的结合,WTO代表的是全球化世界经济秩序框架,IMF代表的是世界金融秩序。这4个象征性的符号,他们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

1. 华尔街

1980年代中期,我第一次来到纽约,首先从哥伦比亚大学走到华尔街,用了2个多小时。因为那时候,讲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就要了解资本市场,就要知道华尔街。 华尔街从1792年到现在200多年历史,它的代表人物包括洛克菲勒、摩根。若干年前上映的电影《华尔街之狼》反映的不久之前那个华尔街的人与事。

华尔街作为资本的象征,在20世纪维持了100年之久的极端辉煌。然而,华尔街已经和继续衰落。以纳斯达克的指数来看,华尔街在2000年达到最高峰,然后开始削弱,尽管有所回升,但是,衰退的趋势已经难以逆转。

我们要讨论的是,华尔街从哪个时点开始的转折?2000年IT产业的泡沫化改变了支撑华尔街的技术基础,2008年的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又改变了支撑华尔街的制度基础。一个代表性的照片是2008年8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破产。

导致华尔街衰落的原因是非常深刻的,根本原因在于支持华尔街的企业、科技、资本都不能按照原本的方式继续组合下去。传统资本模式承受着越来越多的改变压力,然而,它自身已经丧失了实现改变的内在机制和新生力量。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2011年发生了占领华尔街的运动。深入探讨这场运动,是美国贫富差距的加剧。也因为这场运动,开始有了“普惠金融”的概念。

华尔街的给我们的启示是,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本身都正在面临从技术到体制的内部和外部压力。资本交易市场和金融机构在空间上高度集中的模式,不仅在继续衰落,而且很可能在不那么九的未来,终究走入历史。

2.硅谷

硅谷聚集着全世界最重要的公司,如果把硅谷产生的GDP聚合在一起,相当于世界第十九大经济体。支撑硅谷的是技术、文化、资本,曾经实现了有效的,甚至完美的结合。但是,如今的硅谷已经进入了中年危机且难以逆转。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一般的互联网技术已经没有太大价值,硅谷代表的高科技已经沦为普通科技,硅谷自身不能完成以互联网为主要产业的技术体系向硬技术和更新、更高科技的转变。

硅谷代表的科技和风投的结合已经彻底破裂。因为高成本导致创新动力严重不足。代表和影响硅谷的股市长期处于低迷状态。雅虎的衰落是最早的征兆,惠普和苹果公司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人才的大量流失,硅谷开始分散化,人才向西雅图、温哥华、洛杉矶,甚至新兴市场国家迁移。

另一方面,一个很大的变化是以马斯克代表的黑科技军团全面崛起。硅谷在传统上,对于富有想象力和解决人类生存问题的关心不够,硅谷也没有实现科幻小说中所提出的“硬科技”。

硅谷的衰落给我们那些启示呢?昨天的硬科技可能在几年之后变成软科技,昨天的高科技可能在几年之后变成低科技,这是科技变化最大的特征和生命力,科技自身的发育和转型,也使人类在科技面前变得越来越难以对付。而改变这种被动状态,是现代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的前提性挑战。

那么我们需要思考,哪些科技是“硬科技”,能够对人类未来发展产生直接的影响?我做了一个简单的罗列:人工智能、航天航空、生物技术(含基金技术、脑科学)、光电芯片、信息技术(含量子科学、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

3.WTO

WTO(世界贸易组织),前身是1947年签订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起,并成为当今世界经济体制的“三大支柱”。中国在加入WTO之前曾经有过WTO热,很多大学甚至设立了相关研究机构,大家都在探讨、研究WTO。中国事实上,也成为加入WTO的受益者。

但是,近年来,WTO已经和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其影响力不是在上升,而是在下降。

为什么? 如果我们去看WTO的基本结构,会发现WTO在设计中的一个重大缺陷。WTO只适用于传统的,以物理形态产品为主的贸易,而不能完成当前世界贸易向从实物贸易向服务贸易转型的本质问题。比如,知识产权贸易正在成为世界贸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 WTO框架却无法为此进行根本性改革。

此外,从WTO的制度上分析,无法适应新型市场国家,特别是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地位改变,严重滞后于世界经济发展的新格局,不能适应当下经济发展的新态势。中美贸易战,暴露了WTO的制度和运行机制存在的缺陷。中国也提出了WTO的三大危机。

可以肯定的是, WTO确实在衰落,从根本上说,WTO在如何维护全球自由贸易方面,正在经历生死存亡的考验。

4.IMF

IMF诞生于1944年,在布雷顿森林会议后同世界银行一起成立。世界银行(WB)和IMF的区别是,世界银行最初主要解决战后重建国家的贷款问题,后来重点是解决发展中国家的长期发展项目的贷款问题。而IMF则主要解决的是维持世界金融的稳定,尤其是在1971年之后,协调世界各国汇率,使之处于可控制的范围之内。

IMF的设计框架中,存在根本性的缺陷:基金份额和投票权份额的构造基本不能适应世界经济的实际发展,产生严重的脱节。尤其是中国这样的经济实体,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和IMF的地位是完全失衡的。此外,IMF金融货币资源不足,而获取金融货币资源的成本不断升高,目前贷款能力只有1万亿美元。在制度设计方面, IMF组织机构由美国及欧盟控制,最高职位长期在欧洲人手中,因而难以获得世界大多数国家的信任和尊重。

近年来,无论世界银行还是IMF,都对正在崛起的数字经济和数字货币缺乏关注,少有客观和科学的研究,甚至充满傲慢。他们无法应对包括Libra白皮书所提出的“普惠金融“目标,甚至没有发出任何有价值和有影响力的声音。这意味着IMF正在落伍。

最后做个结论:华尔街、硅谷、WTO和IMF正在衰落,而且,衰落的速度还在明显加快。华尔街、硅谷、WTO和IMF所代表的战后“资本-科技-贸易-货币”的结合体,以所支撑的资本、科技、贸易和货币秩序,正在动摇,甚至呈现解体的征兆。华尔街、硅谷、WTO和IMF衰落的本质原因是,它们所构成的利益链条,严重阻碍了改革和变革的可能性,无法适应资本、科技、贸易和货币的形态发生的改变。

最后,特别要强调,在对华尔街、硅谷、WTO和IMF诸多的挑战中,科学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硬科技的发展,对华尔街、硅谷、WTO和IMF的衰落起到了直接的作用,这是当年制度设计者没有充分预料,也是现存决策者所低估的。

>>> 【买币首选】DragonEx龙网交易所,买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币简单快捷,现在注册交易手续费终身4折,每天现金分红 + 30%年化理财收益,注册并中级认证即可获得抽DT奖励(100%中奖),1小时内极速出入资金。

...

...

>>【8年老牌】现在注册Gateio比特儿交易所,即可享受一年内交易手续费9折优惠+糖果空投。

...

...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