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利硝烟场之交易所篇(三)猛龙过江,胜者为王

文‖小学徒

在这场权力和资本的游戏中,上去了一批,进去了一批,还剩下一批,晋级的成王,进去监狱的为囚,留下的作狗,还有源源不断的人加入游戏…

权力斗争只有输赢,这是权力的排他属性决定的,没有中间路可走。

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而原罪会作草芥风中飞,人们只会看到新王登基的荣耀。

至于为什么?因为大多数人都得听王的话,历史和现实总是如此简单粗暴。

(1)

“94事件”是国内币圈最黑暗的一天,那一天造成的币民损失巨大,资产缩水90%是常见的情形的,而那些爆仓的人就血本无归了,一天之间倾家荡产都有。

这一件事不但对币民造成重大影响,也对交易所的经营造成了重大影响。

在“94事件”之后,OK和火币、币安、比特币中国、云币网等交易所把注册地注册在马耳他、新加坡、日本等对加密货币友好的国家。

而币安顺势而为,把自己的交易所版图扩张到世界各地,迅速崛起成为全球数字货币交易量的全球第一大交易所,迅速与国际接轨,具有深厚的国际化背景。

在“94事件”渐渐平息后,随着比特币以及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暴涨,以及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投资者数量的暴增,交易所的格局也开始慢慢清晰了起来。

云币网、比特币中国、火币、ok、币安等也从国外悄悄地回到国内。

由于币安的国际化背景,云币网、火币、ok、比特币中国等的大量用户涌进币安,而云币网和比特币中国由于经营不善加上内部人事变动较大,错过了那一段的机遇,云币网和比特币中国渐渐衰微下去。

而币安和火币、ok等开始把触角伸向了海外,已经在海外大肆布局了,尤其是币安的国际化道路走得非常快。

2018年3月26日,币安将总部迁至马耳他,并设立办事处。

2018年4月26日,币安与乌干达达成合作,在当地进行一系列投资。

2018年5月31日,币安成立Binance Labs(研究院 + 孵化器 + 生态基金)。

2018年6月11日,币安与英国属地泽西岛经济与工业协会Digital Jersey签署合作备忘录,币安将在当地开设合规中心与交易所。

2018年6月29日 ,币安乌干达法币交易所(Binance Uganda)正式上线,这也标志着币安开启尝试法币交易。

2019年1月31日,币安宣布与以色列支付公司Simplex合作,币安用户可使用Visa、Master Card信用卡购买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货币。

2019年3月20日,币安宣布在澳大利亚推出“BinanceLite Australia”法币交易平台,能通过澳大利亚的1300多个服务站点为澳洲用户提供现金兑换比特币的服务。

2019年4月4日,赵长鹏宣布新加坡交易平台(Binance Singapore)在4月底上线。

币安能够成为全球头号交易所,构建出自己强大的护城河与币安国际化团队是分不开的,他们的团队来自各个国家,是一个分布式的办公团队,执行力非常强悍,服务也很到位,流量自然倾斜于它。

而OKEX合规进程已经在美国、韩国、马耳他等地取得了开创性的进展,除了申请当地牌照之外,OKEX也在积极地探索证券类代币的可行性,把交易所开到了世界主要国家。

火币也紧随其后,开启了合规化道路,把交易所开到了韩国、美国、日本、英国等地。

而在2017 年 6 月份,凭借着“交易即挖矿”、“100% 收入分红”、“邀请返佣”等一系列市场推广等,FCoin 依靠该模式在三足鼎立的交易所格局中杀出一条血路,仅用 15 天时间,交易量就超越几大交易所的总和。从 OKEx、币安、火币抢夺 70% 的交易量,而 FCoin 也拔得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头筹,可谓一时风光无限。

面对突然崛起的 FCoin,几大交易所纷纷亮出自己的对抗措施,OKEx 推出“开放共赢计划”,要扶植 100 家交易所;币安也不肯示弱,誓要扶持 1000 家交易所;火币也默默的搞起“火币云”计划……

在打懵几大交易所后,FCoin 开始了“作死迭代”,搞起了创业板,帮助传统企业进行 STO,设置涨跌停限制……

三个月后,在 FT 的暴跌下和频频修改规则的不满中,FCoin 停止了“交易即挖矿”模式,它如流星般崛起,也如流星般陨落。

“交易即挖矿”是交易所对通证模型的一次大胆探索,虽然这 FCoin 没能成功,但也给后来者积累很多经验。

在2017到2018年两年的时间里,无数交易所向一线交易所的位置发起冲击,却没有一家能看到三大所的车尾灯,即使是掀起交易挖矿热潮的FCoin,也只能靠刷量自嗨,无法得到投资者的一致认可。

(2)

但很多新兴的交易所不服头部交易所的寡头效应,在2019年吸引币圈人眼球的抹茶和BIKI企图挑战三大巨头的地位。

抹茶成立于2018年4月份左右,但一年时间里表现平平,毫无亮点,于是它改变了打法,采用“不要脸,流量为上”的策略,在坚决贯彻这一策略的前提下,抹茶吸引尽了币圈人的眼光。

在这一策略的指导下,抹茶不息得罪三大巨头。

抹茶先是截胡了币安Launchpad的第二个项目Fetch.Ai,这一波操作从币安那里瓜分了不少流量,抹茶的注册量直线上升,尝到甜头的抹茶变本加厉,把这一手法复制粘贴到其他交易所身上,从此截胡强上就成为的常规操作,市场热度成了抹茶上币的唯一标准,为了流量什么手段都能用上。

而抹茶真正强势崛起的流量主要来自于共振币、模式币、空气币、传销币等,例如:VDS、FDS、VBT、PS、LDS、CARM……

这些币通过传销卖力,人头攒动,于是VDS涨幅500%、FDS涨幅304%、VBT涨幅208%…这种瞬间暴涨产生虹吸效应,为抹茶带来巨大流量。“抹茶大赌场”的名号打响了。其中最出名的模式币当属VDS无疑了。

2019年2月24日,抹茶上线共振币鼻祖VDS,VDS三个月从2块左右涨到最高86块,募集比特币3.2万枚。一面是币价暴涨,一面是传销推广,VDS的上线为抹茶带来了大量的流量。抹茶甚至专门为VDS开发一个名为“OTCPUSH”的功能,方便用户交易,VDS火爆可见一斑。在VDS上收获颇丰后,抹茶又陆续上线了LDS、HDS、FDS等多种共振币,逐渐沦为“盘圈”聚集地。

暴力拉升,迅速归零是抹茶币上线的共振币、传销币以及模式币的共同特点,抹茶从籍籍无名到跻身二线头部交易所只用了半年时间。可能是知道自己干的事情风险极大,抹茶创始人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甚至连称呼都用“MX”代替。可雁过留声,无论再怎么低调,还是难以完全隐身。抹茶CEO陈建、COO陈龙杰曾因为600个ETH把一名代投告上法庭,而这次诉讼成为后期外界探寻陈建真实身份的关键证据,这可能是代价最大的一次要账。

除了大量上线空气币、模式币、传销币,抹茶还联合SUTER项目方利用数据割韭菜,吃相十分难看。

据投资者爆料抹茶用户认购的SUTER币是1700万万枚,这些币都是锁仓的。而抹茶交易所表明suter只有100多万的币在交易所流通。可是有投资者发现挂单上居然有200多万个币,短短数分钟,成交量高达到300多万。这些砸盘的币来自哪里,应该是交易所联合项目方砸盘无疑了。

而抹茶对外宣称说是交易所的维护机器人数据出现了问题,这就好比很多交易所被盗币了总是把帽子丢给黑客,其实很多事情就是为自己的见钱眼开的违法不守规矩的行为作辩护。

而与此同时,抹茶也开始以“新一线交易所”自称,上币费也直追一线,对外报价30BTC。实际最终上币也要10~15BTC。

抹茶赚取的大量真金白银是以上线大量诈骗项目、传销项目、资金盘项目为代价获取的,手段并不是很光彩,但这就是抹茶骨子里面的形式风格,估计很难改了,但这也是一个巨大隐患。

以至于币圈有一句话说:“没有上线抹茶的传销币,都不好意说自己是搞传销的”,可见抹茶确实成为币圈各种妖魔鬼怪币种的大赌场,名声并不好。

一位曾就职于抹茶的人士表示:“早期的(2018 年)抹茶 MXC 就像一个野路子出身的暴发户,怎么有热度有流量就怎么来,期货币、强上币、单机币、模式币,这些都不是问题。”

后面有一篇文章专门报道了抹茶创始人以及他们团队的前世今生,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找找看。

而抹茶上线大量传销币和空气币自然而然引起监管和媒体的注意,大量的黑料被爆出,比如联合项目方坐庄砸盘,比如空气币suter等,还有暴发ao维权事件等,闹得币圈满城风雨。

而biki交易所抹茶的走法差不多,也是上线大量毫无价值的空气币、传销币,比如ps、att等,也是一个大赌场。

BiKi交易所成立于2018年6月,总部位于新加坡,是一家全球性的数字货币交易服务商。biki交易所背靠前火币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有一定的背景。

而biki也跟抹茶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眼光短浅,急功近利,大量上线LDS、VDS、HDS、CXC等传销和空气币,“盘圈”项目一个不落,在BiKi增长最快的四五月份,几乎每周都有10个左右新项目上线。

抹茶、BiKi这种近乎传销的发展模式并不能持续很久。2019年11月11日,人民日报旗下证券日报对BiKi交易所揭露报道,称其上线“无项目落地,无技术支撑,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

209年11月19日,财经网报道抹茶,直言其为“资金盘交易所”。网络上也开始流传这两家交易所被查的消息,虽然还没有确切消息,但是已经开始不少投资者开始规避风险,转账撤离。

监管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顶,一旦落下,抹茶与BiKi在交易所中必然首当其冲,如果它们不能洗白它们身上的原罪,我想它们就是市场的陪葬品。

(3)

2019年10月份国家领导人肯定了区块链技术的战略价值地位,但同时强调区块链不等于发币、炒币、搞传销和圈钱,11月份开始了对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排查整顿,biss、biki和抹茶交易所都出事了,而相反火币、ok交易所以及币安交易所则平安无事。

一时间,11月份成为交易所瑟瑟发抖的一个月。

而相反头部交易所则积极向监管靠拢,纷纷上岸洗白了,这就是差距吧。

2019年11月28日OK集团宣布正式启用品牌中文名“欧科集团”,2019年12月1日,徐明星在海南做了一个长达4000字的演讲,普及了区块链,还给欧科集团打了一个广告,彻底宣布“转正”。

12月4日下午,海南区块链试验区在海南生态软件园发布了“链上海南”计划和“链六条”专项措施,加快区块链产业发展。

2019年12月4号欧科集团(原OK集团)等首批入驻企业与三亚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欧科集团宣布将在三亚成立区块链离岸数字资产交易实验室。

紧接着欧科集团宣布在三亚成立区块链离岸数字资产交易实验室(引入监管沙盒模式),后续配套建设区块链大数据研究院、区块链创新应用研发中心等版块,同时设立亚太总部,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徐明星还上了央视一套节目接受采访。

欧科集团估计差不多可以转正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已经得到了监管的认可了。

火币这边也没有落后,同样在12月1日火币中国加入区块链服务网络(BSN)联盟,首批成员为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人民网、火币中国等14家单位。

12月6日,由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主办,海南生态软件园、火币中国承办的“海南自贸港数字经济和区块链国际合作论坛”在海口举行。

在本次论坛上,火币中国举行了“数字经济及区块链产业科普系列新书发布”仪式,希望通过教材、专业教育、培训等多种方式,帮助从业者、高校、研究机构深入了解区块链,从而建立起区块链全局性知识模型,真正推动区块链应用落地。

参与论坛并致辞发言的还有中国债券资本市场奠基人、原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高坚,火币集团创始人李林,海南生态软件园总经理杨淳至等。

此外,多个国家数字经济管理部门的代表也出席了本次论坛,其中包括俄罗斯经济部部长顾问梅耶·马西姆、巴林王国经济发展委员会驻华国家代表蒋赟、直布罗陀政府数字金融服务部部长阿尔伯特·伊索拉、萨克斯坦监管单位(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发展部部长凯拉特·卡利耶夫、印度尼西亚经济特区邦加省常务省长萨帕鲁丁等。

据了解,论坛还将发起倡议成立全球区块链与数字金融合作论坛,旨在共建资源共享平台,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和全球区块链产业的融合与合作。

欧科集团和火币已经成功上岸,而币安走得是国际化道路,但离上岸还是和前面两家有很大距离,它在中国大陆的合规化道路则显得很黯淡,道路崎岖。

12月3日,据Coindesk报道,币安现已收购总部位于北京的区块链初创公司DappReview。此次收购意味着币安现在在北京拥有一家全资子公司。或许只是多了一个办事处而已。

在国内发展不明朗的情况下,币安现在的处境还是有点尴尬的,要么做个优质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要么为了自己的理想拼一把,币安这次站在了十字路口,很难抉择。

它显然需要走得小心翼翼,不过个人觉得它迟早会臣服的,除非它不想在大陆开展业务。

其他的交易所则离合规化道路相差甚远,估计大部分会成为炮灰吧。

结语

至此到2019年12月份,国内的交易所格局基本已经形成了,三巨头的地位无可撼动,而其他的交易所只能在这三巨头的市场份额之外争夺到一点份额吧。

这里是猛龙过江,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历史大部分情况下只会记住胜者的荣耀,而大部分的竞争者只能是陪衬罢了。

>> 【投资首选】DragonEx龙网交易所,每天现金分红的交易所 + 30%年化理财收益,注册并中级认证即可获得抽DT奖励(100%中奖),出入金方便。

>>【买币方便】现在注册Binance币安交易所即可获得10%的交易返利,支持“支付宝”和“微信”买比特币等数字货币。

>>【8年老牌】现在注册Gateio比特儿交易所,即可享受一年内交易手续费9折优惠+糖果空投。

>>> 【买币首选】DragonEx龙网交易所,买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币简单快捷,现在注册交易手续费终身4折,每天现金分红 + 30%年化理财收益,注册并中级认证即可获得抽DT奖励(100%中奖),1小时内极速出入资金。

...

...

>>【8年老牌】现在注册Gateio比特儿交易所,即可享受一年内交易手续费9折优惠+糖果空投。

...

...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